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资讯服务正文

陈志龙:房地产调控再现“跟风症”和“多动症”

放大字体??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6-04-29 浏览次数:128
  周一,有消息说,银监会要求对二套房贷执行新的优惠办法,基本精神是“与一套房一视同仁”。周二,又传出央行以“特急文件”明确,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下限仍为基准利率的0.7倍。对这么一个所谓的“特急文件”,记者追问时,有银行说,“目前还没有收到。”有银行说,“是有一份文件,但内容不方便透露。”
  
  降息的效果还有待观察,又是一连串闪电般的“组合拳”,让人眩晕而又目瞪口呆。如此高频率和带有实质性转向的政策都是以“稳增长”的名义进行的,而这一切隐约让人想起了2008年底。“真是要么不动作,一动作就举国体制,七手八脚一起上,后果不敢想象。”一位货币政策专家昨日表示。
  
  政策再现“跟风症”和“多动症”,这已不是预调微调层面的问题了,一些地方喜出忘外,一位市长高兴地说:“松了松了,终于松了。”学者、房地产业内大佬、利益相关的媒体纷纷跳出来,为房价打气,整体经济不景气,外围市场很低迷,在此危难之时“房价下跌很可怕,所以房地产调控可能要中止”。各地立即大面积出台“引导刚需”的动作予以配合。而实际上,近来,北京、上海、南京等多个城市的开发商已经在坐地起价,一些地方的房价一夜间回到去年高点,“夜光盘”、“日光盘”再现,调控来之不易的成果又一次面临可能夭折的大考。
  
  政策稍一松动,房价立马飞天。给点阳光[最新消息价格户型点评]就灿烂,给点颜色就开染坊。报复性涨价是中国房地产市场高投机性的本质特点,这几乎已经伴随着调控全过程,并一次次使得调控成果功败垂成、毁于一旦。最新的政策变化中,国家发改委亦表态称,不会改变对房地产的调控,稳增长不会混淆结构调整的目标。
  
  但货币政策的闸门一旦开启,一如潘多拉魔盒打开,结果便由不得你了。2009年初,国家发改委主要负责人称,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启动后,一分钱都不会流到房地产里面去。然而,结果怎么样?4万亿的最大受益行业是房地产,地王飞天,房价翻番,信贷疯狂,一轮源自市场本身的自我调整中途夭折,房地产市场的再度飙狂让管理层进退维谷,付出的经济和社会成本十分高昂。
  
  今年以来,在内忧外患的复杂环境下,“稳增长”的指挥棒,是否会重蹈2008年政策的覆辙,现在谁都不敢说,只能拭目以待。如果新一轮泡沫再度吹起,刺破泡沫的“阿喀硫斯之踵”事件会随时发生,该是吸取教训的时候了。市场的非理性亢奋下,多数人都在利益驱动下“永远繁荣”地一厢情愿思维,这已是房地产市场最大的不确定性风险。
  
  畸形的房地产已成为中国社会问题的一颗定时炸弹,看似强大的经济体主动脉血管上的一颗胶质瘤,如何定向熔断切割,定点拆险引信安全排雷,需要小心谨慎,如履薄冰,需要智慧、技巧和勇敢者的担保。如果房地产市场中,决策者、监管者都可能有着太多自身利益而投鼠忌器,而市场参与者、投资者都有着太多的理由一味狂热。政策大开大合,忽上忽下,忽左忽右,王顾左右,摇摆不定,市场在迷乱中必将走向最后的疯狂和崩溃。
  
  2010年,格林斯潘在国会作证时,回答为什么政府不及时干预房地产市场的疯狂时回答:“选票对政治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,如果采取措施打压资产价格,一定会导致自己的选票减少。因为它的牵涉面太广了,几乎影响到所有的中产阶层,任何导致资产价格下跌的政策都‘不得人心’。美联储不想被人控告,是我们破坏了大家的投资计划——你们可以想象我在国会熬夜开听证会遭炮轰的情形……”我们会付出美国式的代价,会有格林斯潘式的回答吗?只有天知道了。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?
?